福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九)

时间:2019-10-29 17:57:44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九)

【第38章】我们是朋友
  混混五人组走了,留在网吧里的唐曾站在原地一脸的茫然,他明明是过来当主心骨的,结果柳姨和夏雪这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就把这么大的事给定了,也不跟唐曾商量商量,原来他的存在感如此薄弱的么?
  不应该啊!
  “小雪,你能看见我么?”唐曾伸手在夏雪面前摆了摆,想试试别人到底能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别闹!”夏雪轻轻一拍,将唐的手拍了下去。
  “柳姨,你也能看见我么?”唐曾又跑到柳玉面前摆手。
  “鬼灵精怪!”柳姨也将唐曾的手给轻轻的拍了下去。
  “你们怎么回事!这么大的事情就这么给定了,问过我没有啊?”唐曾有生气了,既然都能看见他,可为什么就这么轻易的给忽视掉了呢,唐曾自认是个男人,男主外女主内的优良传统,可不能在他这一辈发生改变啊。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你这个月底没时间?”夏雪似乎觉得唐曾有点生气了,连忙问道。
  时间唐曾有的是,可是怎么什么事都赶在一起了呢,他可是要在月底升到30级来完成大和尚的任务的。不过唐曾转念一想,月底比赛,月底30级,这两者只见似乎没有什么冲突啊!
  “好吧,月底的事咱先不提,柳姨我先问问你,网吧一年的盈利额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咱们还没弄清楚他是不是真有马叔的消息,你怎么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呢?”唐曾发现自己无法反驳夏雪,随即转头看向柳玉。
  “小唐,也许你说得对,或许红毛他们并没有阿铭他父亲的消息,只是为了找个借口骗钱。不过……即使可能性很小,我也想要试一试,那些钱我倒不在乎,更何况又不是一定会输。”说道这里,柳姨温柔的脸上露出了少见的坚毅,她心中最在乎的便是儿子与丈夫,因为亲情是无法用钱来衡量的。
  哎……
  唐曾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女人似乎都说的蛮有道理,反正事情都已经定了,在过于纠结也没什么用了。
  可是,这队伍该怎么办呢?
  目前临时拼凑的队员有:唐曾、马铭、唐嘉、夏雪、柳姨,这阵容真是略显奇葩,最小的五年级,最大的三十多岁,真是横跨各个年龄段!
  而且,这五个人里面夏雪和柳姨的战力几乎为0,甚至都有可能是负数,这怎么跟人家拥有3个仙人级别实力的混混五人组比赛呢?
  看来得找外援重新组队啊!
  可是该找谁呢?
  “柳姨你在网吧门口贴张告示,找一些LOL厉害的玩家,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人,这次比赛只能赢不能输!”唐曾紧紧的握了握拳头,不是为了保住那一年的盈利额,而是为了得到柳姨丈夫、马铭父亲的消息,所以这场是必须赢的比赛,哪怕是全部找外人来帮忙!
  “恩!我这就去办!”柳姨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吧台快速走去。
  “我呢,我呢?”夏雪朝唐曾眨了眨眼,也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恩,你的任务最重!”唐曾掏出了手机,低声的说道。
  “什么任务,保证完成!”夏雪很高兴能帮上唐曾的忙。
  “去帮我买瓶汽水!”唐曾按下了手机呼叫键,然后扭头朝夏雪嘿嘿一笑。
  “讨厌!”
  夏雪掐了唐曾胳膊一下,然后乖巧的去吧台拿汽水了,她没有生气,夏雪知道自己或许帮不上什么大忙,但她愿意为唐曾的付出,无论任何事!
  邓爷爷曾经提出“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思想方针,作为新时代的四有青年,唐曾自然坚决贯彻党的领导,做好了两手准备。
  第一手:是让柳姨去张贴纳贤榜,寻求不确定的强力外援。
  第二手:是唐曾联系自己的朋友,确保更稳定的力量。
  电话很快的接通了!
  “喂!猥琐唐干吗,现在才10点,大爷我还没起床呢……”电话那头传来了侯天的声音。
  “月底之前来找我!”唐曾开口说道。
  “啥事,遇到麻烦了?”侯天听着唐曾语气格外认真,也变的严肃起来。

  “恩,大麻烦!”唐曾回到道。

  “我明天到!”再没有再多问任何事,侯天极为果断的做出了决定,然后挂了电话。
  什么是真正的朋友?
  什么是真正的兄弟?
  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没有丝毫推脱,没有任何犹豫,‘我明天到’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此刻已经淋漓精致的诠释了朋友与兄弟这两个词的含义!
  “这小子……”唐曾听着电话里传来的一阵阵忙音,苦笑的摇了摇头,心中更多的却是感动。侯天虽说整天安徽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啰嗦让人无语,但所有人都对他很尊重,因为侯天的确打心眼里把宿舍的其余3名舍友当成了兄弟,为人仗义,肯为兄弟出头,能够将众人的团结在一起,是当之无愧的宿舍老大。
  在挂了侯天的电话以后,唐曾又拨出了一个号码,是给朱正直的。正直君虽说在舍长竞选中,solo输给了侯天,但他的游戏水平也不算低,只不过平时的八卦事业占了他很多的空闲时间。
  “喂喂!阿曾啥事,又有新八卦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油腻的声音。
  “八卦没有,麻烦倒是有!”唐曾说道。
  “需要多少钱,跟哥说!”正直君毫不含糊的开口说道。安阳治疗癫痫应该去哪家医院?r />  “你现在人在哪?”唐曾问道。
  “跟我爸在云南这里谈生意,怎么了,需要我的人?”正直君问道。
  “没事没事,人不需要,你先安心忙事业吧,哥们要是用钱的话,可得找你啊!”唐曾最终还是没有把事情告诉正直君,他不是不信任正直君的技术,而是怕耽误他的家族生意,毕竟他不像侯天那么闲。
  唐曾宿舍舍友除了侯天、朱正直外,还有沙凯。
  想起沙凯,唐曾无奈的摇了摇头,不是因为不想找他来帮忙,实在是压根找不到他,这小子一周7天,总共就能开机几分钟,甚至有一次一连2个月都没开过机,奇葩无比!
  试着拨打了沙凯的电话,果然是无法接通,唐曾苦笑的摇了摇头,给沙凯留了一条短信,希望他开机的时候能够看到。
  “谢谢!”唐曾在忙碌的拨打电话,发送短信的时候,一声轻语从前方传来,正是低头玩着游戏的马铭。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嘛!”唐曾看着那冷漠的身影,微微一笑,然后潇洒的转身朝着吧台走去,一股子豪气干云、义薄云天的模样。
  听到唐曾脚步声渐渐远去,马铭那一直盯着屏幕的双眼,渐渐的有了湿润。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受到别人如此不求回报的的帮助,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朋友这个词的现实含义。
  我们是朋友嘛!
  马铭细细品味着唐曾转身时说的那句话,心中有所触动,他想起了那局排位赛后,在聊天频道里看到的唐曾对他队友说过的那句话:以后一起吧。
  “以后一起吧!”想着想着,马铭下意识的低声说出这句话。
  “行啊!没问题!”唐曾在旁边立刻回答道。
  什么情况!
  马铭吓了一跳,他猛的转过身向身旁看去,结果唐曾真的就在一旁站着憨笑。
  “你不是走了么!?”
  看着站在一旁的唐曾那猥琐的脸,马铭脸上立刻露出了尴尬,但在一秒钟后,这尴尬便很快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冷漠。
  不过这个冷漠,似乎没有那么的冷……
  “哦,我回来跟你说一下月底比赛的事!”唐曾猥琐的笑着。
  “什么事?”马铭冷漠的问道。
  “比赛时,我走中单AP!”唐曾说完这句话,再次转身离开了,在他走出不远的时候,吸烟区的层层‘煞气’中又传来了唐曾的声音:“因为,你中单死歌打不过我,呵——呵——”
  看着唐曾远去的身影,马铭目光再次变的阴冷下来,右手的拳头又再次握紧,心中恨不得把唐曾给揍飞!
  这个混蛋,果然记得我么,肯定是他在好友栏里发现了天马星空这个ID!马铭如此想着。
  我们是朋友——
  真的能成朋友么?

  马铭冷哼一声,转过头,继续玩起了游戏!

 

【第39章】游戏专心点
  唐曾当然记得马铭的死歌ID,那可是他人生中赢得第一局排位赛,怎么可能会忘了呢?
  其实之前,在看到马铭ID天马星空使用死歌的瞬间,唐曾就已经想起来了,只不过他不想早早说破,所以一直装着很傻很天真的模样,多次在马铭面前说起自己那局排位赛的光荣事迹。
  为的就是,好好的调侃调侃这小子,谁让他整天里装酷扮冷漠呢!
  “呵——呵——”
  猥琐的唐曾,猥琐的笑了。
  “小唐,我把告示贴出去了,比赛奖金是每人2千,你觉得怎样?”唐曾走到吧台的时候,柳姨迎了过来,摸着唐曾的头说道。
  “行……行吧……”唐曾回答道。
  这钱挣的也太容易了吧,赢一次比赛就能有2千软妹币进账,原来他以为就给个几百块呢,没想到柳姨出手这么大方。唐曾突然也想问问如果自己参赛赢了,有没有这2千拿,可是原本已经碎了的节操,突然重新聚集起来,让唐曾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
  “喏,你的汽水!”
  就在这时夏雪也走了过来,手中提着两瓶饮料,正是唐曾平常喜欢的口味。
  “任务完成的很出色,走!去包间的干活!”唐曾接过饮料,然后拉起了夏雪的手,就要往包间区走去。
  听到去包间的干活这几个字,夏雪的脸瞬间泛起了红晕,心跳隐隐的加快了一些,这间网吧的包间可是承载了两人太多的‘美好’回忆,比如……
  比如……
  咳咳,你们懂的!
  “小唐要包面巾纸么?”柳姨抿着嘴轻笑着。
  “面巾纸倒是不要,不过恐怕我这个网管没太多时间当了,柳姨吧台的事就先交给你了!”唐曾回头朝着柳玉开口说道。
  “放心!你们好好努力,争取拿下这局比赛,其他的都不用管!”
  在柳姨的大力赞助下,唐曾已经不愁经验、金币卡了,也没有了后顾之忧。他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夏雪早点升到30级,毕竟玩了这么多场比赛,唐曾已经深深的体会到满级符文与天赋的重要性了。
  进入包间,唐曾和夏雪很快的打开了电脑,登入进了英雄联盟游戏中。
  “夏天的雪?你这ID还真是通俗易懂。”唐曾进了游戏之后,扭头看了看夏雪的游戏界面,然后给夏雪发去了一个添加好友的申请。
  “还真是才建的小号啊!”
  唐曾查看了一下夏雪的个人信息,发现ID夏天的雪等级果真是1级,一局比赛都没有打过,崭新的菜鸟一枚,和两个周前的唐曾如出一辙。
  “当然,我骗你干嘛?”夏雪一脸的正气凌然,然后顿了顿又说道:“我昨天在家查了些资料,也看了些视频,对这个游戏的规则设定算是有些了解了,可是我该玩什么位置好呢?”
  对于夏雪的疑问,唐曾陷入了思考之中,他走AP法师是定了的,然后明天赶来的侯天擅长玩的是上路AD,而唐嘉那小子主要是下路ADC,那就只剩下打野和辅助位了。
  夏雪作为新人是绝对不能让她去打野的,就只剩下辅助这一个位置了!
  “你就玩辅助吧!”唐曾思考片刻开口说道。
  其实夏雪不一定真的能有上场的机会,唐曾让柳玉在网吧外张贴公告,就是为了寻求一些强力的外援,如果真有几个高手愿意来帮忙的话,别说是夏雪,就连唐曾自己都愿意退居二线。如今带着夏雪一起升级,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毕竟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嘛!
  “那你先邀请我,咱俩一起打一局试试吧。”夏雪欣然接受了辅助位的安排,乖巧的一点怨言也没有。
  “等等,再组个人!”
  唐曾没有立刻就开始游戏,他在查看自己的好友栏,结果发现除了侯天的猴大圣不在线之外,唐嘉的无敌上好嘉,和马铭的天马星空都是在比赛中。只不过,无敌上好嘉刚刚开始游戏不到3分钟,而且是排位局,不知道能打多久才会结束,所以唐曾不打算等他。
  而马铭的比赛已经进行了40多分钟,想必一会就应该能有结果了,毕竟他和马铭两人还不算十分熟,所以唐曾想借这个机会多增进一下两人的友好关系,毕竟以后还是要一起配合去打比赛的!

  时间一晃而过,两分钟之后马铭结束了比赛,退了出来。

  “一起!”
  唐曾不想耽误任何时间,快速的给天马星空发去了组队邀请的信息,然后又邀请了夏雪,便进入了游戏。
  “怎么是人机?”
  接受邀请后的马铭发现居然是和电脑打,瞬间觉得自己的水平被轻视了,和电脑程序玩最多是为了拿每日的首胜,熟悉一些新买英雄的技能,除此之外,对于他这个分数段玩家操作水平的提升帮助并不是很大!
  “没看见夏妹子的等级么,先让人家熟悉熟悉游戏,不要太自私好吧!”唐曾在聊天频道回复道。
  你说谁自私呢?马铭很是无语,既然要熟悉那就你们俩个熟悉去吧,干吗还得拉上我?可是既然都已经进来了,那就先打完这局吧,反正也用不了多少时间,马铭如此想着。
  “我选谁吖?”夏雪在选择英雄时,不知该如何抉择了。
  夏天的雪这个ID没有买任何英雄,也只能挑挑系统每周提供的免费英雄,不过还好,这周免费的居然有3个可以走辅助的英雄:蒸汽机器人,琴瑟仙女,还有牛头酋长。
  “你就用她吧!”唐曾身子挪了挪,然后用手指向屏幕,点在了琴女的头像上。
  “厉害么?”夏雪好奇的眨了眨眼,看向唐曾。
  “恩!很大!”唐曾猥琐的笑了笑。
  “什么很大?”夏雪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懂的!”唐曾扭过头,目光纯洁不含一丝杂质的看着夏雪。
  “猥琐唐!你这人真猥琐!!
  夏雪发现唐曾的目光,正从她的脸上慢慢向下移动,在经过脖子处的短暂停留后,目光又继续向下移去……这使得夏雪不由的脸上再次泛起了红晕,嘴中啐骂了一句。
  “呵呵,衣服很漂亮!”唐曾纯洁的笑了笑,谁都看的出来他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夸衣服的。
  游戏很快的载入完成,唐嘉,夏雪,马铭三人外加两个不明身份的随机队友,纷纷朝着各自的线路奔去。唐曾用的是稻草人,而马铭则是选择了雷霆咆哮——沃利贝尔,俗称:狗熊!
  “带着惩戒,看来你很有觉悟啊!”唐曾在聊天频道里说着,他看到马铭的狗熊的召唤师技能选择了惩戒和闪现,显然是准备走打野路线了。
癫痫病医院如何治疗/>  “……”马铭没有理会唐曾。
  “我很好奇,你怎么惹上红毛那群混混的?”
  唐曾虽然选了稻草人,但却没有走中路,而是让给了另外一名队友,他则带着夏雪一起往下路赶去,在路上唐曾开口问起了马铭这个问题。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大事,只是那局排位比赛输了后,那个黑毛被我揍了一顿,然后便去找洪茂替他出头。
  结果,他们几个来网吧找我的时候,洪茂认出了我妈。而洪茂以前还是小混混的时候,跟我父亲有些过节,所以他们便找到我,拿经常来网吧闹事来要挟我,让我答应这场比赛,而赌注就是网吧一年的盈利。本来我不想答应,可是他们却说有我爸的消息,所以……
  其实,也都怪我自私,如果我不回来,也不会让我妈为难了,毕竟这家网吧是她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马铭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责与愧疚,看来他的内心并如与他的外表那么冷漠,非但不冷漠,反而拥有一颗难得的赤子之心。
  “那他们真的有马叔的消息么?”唐曾沉默了片刻,开口的问道。
  “不清楚,不过很快我就能知道了!”马铭说道。
  “很有自信嘛!”唐曾在聊天窗口打字道。
  “我会赢的,一定会!”马铭语气很坚定!
  唐曾与马铭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在游戏中聊着天,完全没有理会其他两名听着满头雾水的队友。
  “喂!我说你们两个是来给哥们讲故事听的么?什么就混混,洪茂,网吧的,还威胁,赌注……你们是港产电影看多了,还是刚从别的星球穿越回来?能不能专心点,现在可是在打着游戏呢!”上单的队友听不下去了,也在聊天频道里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你自己也小心点啊!”唐曾善意的提醒道。
  “不用你说,我自己知……我草!怎么死了?”吐槽的队友刚想反驳唐曾,结果却因为打字导致走位疏忽,竟然被上路的两个电脑给送回了泉水里。
  看吧!

  都说让你小心了!

  游戏能不能专心点啊?

(未完待续,待作者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