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最后一位英雄留给你 2

时间:2019-10-29 16:56:37
最后一位英雄留给你 2

  第二章 无极剑圣

  “啊?我……我这是在哪?”当迦娜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一床白色的被子,她坐起来看了看四周,周围是简洁的家具,虽然算不上豪华,但绝对可以说是整齐。
  迦娜想了想,自己的回忆好像只停留在那个诺大的屠宰场和狂人医生蒙多身上,可是眼前的屋子哪里还有半分屠宰场的影子?和那个恐怖的地方比起来,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这里是蒙多的家。”不知何时,狂人医生蒙多已经来到了迦娜身旁,紧接着,迦娜又听到一阵甩舌头的声音。(大概是他的舌头太长了吧)
  “我怎么会在这里?”迦娜问道。
  “这里是蒙多的家,蒙多当然要把你带到这里。”蒙多回答道。
  “啊!”迦娜不禁又想起蒙多那残忍的实验,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地问道:“求……求你了,不要用我做实验,求求你了。”
  蒙多没有理她,拿着他那把诡异地菜刀四处看了好久,才一颠一颠地走到她面前,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蒙多想去哪就去哪。”紧接着,他举起菜刀,甩着舌头用力挥向迦娜。
癫痫病如何正确的做好预防widows:2;background-color:#ffffff;" />  迦娜吓得尖叫一声,闭上了双眼,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和屠宰场里那些遗肢残骸一样了。一瞬间,她好想念图奇。
  过了好大一会儿,不见其它的动静。迦娜将眼睛眯开一条缝,却看到蒙多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里d-color:#ffffff;" />  “你长的很像蒙多远方表舅家女儿邻居的一个同学表妹老师的侄女。”蒙多说道。
  “是……是吗,真……真是太巧了。”迦娜如实回答道。
癫痫病是要怎么治疗的0000;">  正在这时,一声洪亮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蒙多,你在吗?”
  蒙多听完连忙将迦娜塞到她背后的密道中。直到这时,迦娜才发现蒙多刚才挥舞菜刀的动作其实是打开她身后密道的开关。
  “啪”地一声,密道被蒙多匆忙关上,迦娜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不过这难不倒她,不久之后,一盏小小的魔法灯在迦娜手心亮起。
  借着魔法灯的光芒,迦娜开始四下看了起来。这是一个不长的密道,在尽头处好像通往一间密室。
  迦娜穿过密道,将魔法灯挂在密室的墙上,四下观望起来。
  这间密室不大,地上的东西也是杂乱无章,到处都散落着纸张和书本。迦娜捡起一张,发现是平常实验时演算的草纸,画着各种奇怪的符号。在密室的角落处摆着一个大书架,上面满满地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甚至还有几本符文大陆的历史简介。迦娜绕过书架,发现是一条死路,想要从密室出去,只能走进来时的密道。
  迦娜低下头,思索着离开密室后怎么摆脱那个狂人医生,就在这时,她忽然眼前一亮,目光落在在书架的底部支撑地面的部位上。可能由于时间久了,微微向前倾斜,在紧贴着书架的地方一只铁盒子的边角露了出来。
  迦娜有些好奇,她小心翼翼地弯腰取下铁盒子,打开一看,只是几张古老的发黄的照片和几张信笺。
  迦娜顿感失望,合上铁盒子想要丢到一边,却又实在无聊,于是便耐着性子看起里面的内容。
  十月七日,星期一,晴。
  今天,诺克萨斯那些家伙又来找我了,甚至还拿我父母的性命做威胁,我只想知道,我做的试验究竟招谁惹谁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十一月十四日,星期四,小雪。
  今天沃里克带着他的徒弟辛吉德来找我了,他说,再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如果我再不加入诺克萨斯,就会把我的家人全部陷害,而且会把罪名推到我身上。哼,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些家伙打的如意算盘,他们肯定是看中了我的实验,想要用于对艾欧尼亚的侵略中,我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以偿。
  二月九日,星期五,阴。
  今天德莱厄斯和沃里克一起来了,他问我到底愿不愿意加入诺克萨斯,我严正义辞地拒绝了他,可他却说,诺克萨斯不喜欢软弱的人。在我的注视下,他竟然强行将我的家人带走了,我想,我和诺克萨斯之间的仇恨永远不会熄灭。
  …………
  看完这些东西,迦娜知道自己以前对这个有着狂人之称的蒙多医生完全误解了,原来在街坊的传言之下,还隐藏着一颗正义的心。铁盒子里的那些照片,是一些全家福,看到照片中的那些笑容,迦娜甚至能感觉到蒙多这么久以来内心的刺痛。
  迦娜正呆呆地看着照片时,不觉左脚边突然一丝响动,紧接着,一个井盖被抽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发现,在下水道中偷井盖,比在地面上偷井盖成功率要高的多啊,哈哈哈哈。”易大师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密室。
  “你是?”迦娜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人,不觉吓了一跳。
  “我是谁?我当然不会告诉你我叫易大师。”易大师大声说道。
  “好吧,那易大师,你为什么要偷井盖呢?”迦娜问道。
  “要你管!”易大师刚想说这句话,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听过这样的对白,再看看手上的塑料戒指,不觉恶从胆边生,大声骂道:“那只臭老鼠,竟然让我偷一只塑料戒指,还迷惑我让我当成这是祖母绿,真是连小偷都不如!”
  “臭老鼠?”迦娜再看看易大师手中的戒指,惊讶道:“这不是图奇的戒指吗?”
  “图奇?你认识那只老鼠?”易大师腆着个脸问道。
  “我当然认识他了,我们是好朋友啊。我们还经常在城外的小树林里聊天看星星呢。”迦娜回答道。
  “好朋友?小树林?聊天?看星星?”易大师忽然感觉关系有点乱,他冥想了一会儿,终于理好思绪,朝迦娜厉色道:“说,你们什么关系!”
  “就是好朋友啊。”迦娜如实答道。
  “好朋友就好朋友吧。”易大师见问不出什么,有些丧气。“话说你们什么关系管我屁事啊。”
  迦娜摇了摇头,问道:“你家里很穷吗?”
  “穷?别开玩笑了,你家才穷呢。我家是艾欧尼亚最富裕的。”易大师嗤笑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偷东西呢?如果家里不是很穷的话,就不要向我一样,借了人家的东西也不会还。”迦娜说道。
  “东西?啊哈,我知道了,你借的东西是人家的钱包吧。快说,是不是!”易大师刨根问底。
  迦娜默默点了点点,眼中似乎有晶莹在闪烁。
  “呃……别这样,偷东西就偷东西吧,这也没什么。哎你别哭啊,这样吧,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故事吧。”易大师一见迦娜哭了,顿时慌了手脚。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