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购物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29

时间:2019-10-29 16:39:19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29

  和我的悠闲不同,旭天阳却是在那里一脸的紧张之色,“你们,你们要是敢动她们一下,那我今天绝对……”说到这里,旭天阳似乎是想说什么狠话,但是想了半天,却只是憋了出来了一句,“绝对不轻饶你们。”
  而对面的那些人,也明显是新手,居然还被旭天阳的话,震的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们便反应了过来,一个小子冷哼道,“哼,看在你们来的有诚意的份上,我们哥几个送你们一个面子,这两个女人,选一个,你们可以带走。”
  听到他这蹩脚的话,我差点没笑了出来,也许是关心则乱,又也许是旭天阳这家伙压根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吧,旭天阳居然都没发现什么不妥,脸上依然带着紧张。
  我叹了一口气,虽然对旭天阳有些无奈,但是也没有管,而是继续专心致志的观看着我的月亮,今天的月亮似乎是特别的明亮,明亮到我能看清楚对面人的一举一动。
  还有他们那超烂的演技。
  而对面的那些人说完之后,两个女生都紧张的看着旭天阳,似乎对自己所处的危险的场景没有一点点的害怕,而只是在等待着旭天阳的选择。
  旭天阳站在那里听完对面的人的话,看看黄钰莹,又看看孙恬恬,似乎是不知道怎么选择。
  两个女生一样的漂亮,但是确实不同的风格,黄钰莹是那种大家闺秀一般的女孩子,文静而又端庄,此刻又着一丝乱发挡住了前额的刘海,更显的楚楚可怜。
  而孙恬恬则是那种不管是身材,还是性格都超级火爆的女孩子,就在现在,还依然不忘了有意无意的冲旭天阳抛着媚眼。
  她们都算是那种顶尖级别的女孩子了,虽然比娜娜和叶蓓蓓差一点点,但是所差也不多,现在这两个顶级大美妞,都再为旭天阳而争风吃醋,而且从她们的目光中,明显很在意旭天阳的选择。
  不得不说,旭天阳这小子,真是好福气。
  “七哥,怎么办啊。”终于旭天阳转过头来向我求助了,看到我依然在东张西望着,似乎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对我说道,“我都快愁死了,你怎么一点点都不紧张呢。”
  “这件事,我不能帮你,只能靠你自己选择了。”我微微一笑,耸耸肩,故意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这个,得靠你自己了,我也没办法,二选一,你看着办吧。”
  我当然有办法,还不止一个方法能把那两个女孩子毫发无损的救了出来,不过,我估计我真的要是那样做的话,这两个女孩子得恨死我,她们好不容易能够设这一个局,再被我给破坏了。
  而且,我也很希望旭天阳能够尽快的选择一个女孩子出来,其实这两个女孩子,我认为应该都勉强可以配的上我的兄弟,而到底要哪个和旭天阳在一起,只能看旭天阳自己的心了,他的心像谁,那就选谁咯。
  此刻,正好能帮旭天阳选择一下,也算是让他认清自己的心吧。
  旭天阳听了我的话,知道我不帮他,有些失望,继而转过头,似乎是还在两个女孩子身上犹豫着。
  “你不想伤害哪一个?”我向他提醒到,“或者你心里更看重谁,那就选谁吧。”
  “七哥,我……”旭天阳欲言又止,而此刻,场中所有的人,都看着他,在等待着他的选择,其中,最心急的应该是黄钰莹和孙恬恬吧。
  “再不选,我可是累了,回家睡觉了。”我打了一个哈欠,向旭天阳催到。
  “七哥,帮我,她们两个人,我都不希望受到伤害!”
  “我操,”我听了旭天阳的话,也不禁暗骂了一声,旭天阳这小子,居然还把两个都选了,双女同事一夫,胃口真够大啊,我都不敢去想……
  咳咳,娜娜和叶蓓蓓那是意外。
  而听到旭天阳的话,对面的那些“小混混”也都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们,然后又看看黄钰莹和孙恬恬,她们两个女孩子,现在脸上都流露出了复杂的神色,放在旭天阳身上。
  “我有说错么?”感觉到我们大家的目光,旭天阳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愧为我的兄弟。”在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看到那两个女孩子的眼神终于坚定了起来,似乎是没有厌烦的意思,看来应该都是默认了。
  兄弟的终身大事,我怎么能不管。
  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看着面前的这些小混混,抬起头,一步一步的往他们跟前走了过去,似乎是在这段时间做老大,我也有了几分威风,在走过去的时候,居然也有模有样,对面的很多人看到我走过去,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气势。
  不过比起那些电影里面的王八之气差远了,王八之气应该是我往出一站,所有人就都跪下哭着要做我小弟的,我估计我这辈子都做不到那一步了。
  我走到了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已经退无可退了,我一个加速,在对面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上前提起最前面的一个看似蛮聪明的小子的衣领,脸上依旧带着无比的嚣张,嘴里却小声的说道,“哥们,戏演的差不多了,装着倒下吧。”
  我说话的时候,背对着旭天阳,所以他看不到我的嘴再动,而我前面的那些小混混却能看到。
武汉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有几种5;" />  说完后,我看到所有的人,都微微的冲我点点头,我故意又大声的说道,“哼,敢调戏我的弟妹,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说完我一拳猛地砸到前面那个人的脸上,他惨叫了一声,随着我的拳头直接倒在地上,随即用手捂着自己的脸部,似乎是被我打的不轻。
  而这只是旭天阳看到的,真实的情况是,我的拳头就要挨到这小子的脸上的时候,他很配合的惨叫了一声,并且往后退去,但是我看到他只是往后退,有些不够,所以一不小心,又用脚在他膝盖上点了一下。
  虽然这一下,不是很疼,但是也足够他倒在地上了。
郑州癫痫病该怎么治疗好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其他的人,一看到我动手了,也纷纷的大喊了起来,一起向我冲了过来,如法炮制,在我“打倒”第二个人的时候,他们之中的一个小子喊道。
  “他们抬厉害了,弟兄们,先撤了。”这一声就如同那在战场上撤退的号角一般,所有人都往后跑了过去。
  “不能让他们跑了,”旭天阳看到他们要跑,大喝一声,“你们给我站住,”接着就要去追了上去,旭天阳这小子,打在人身上,那可是真的狠,那些小子如果谁被追上,又该吃亏了。
  我刚要喊的让他先别追,就看到那两个挟持着黄钰莹和孙恬恬的小子,懂事的把黄钰莹和孙恬恬往前推了一把。
  那两个女孩正好出现在旭天阳的正前方,挡住了旭天阳的路。
  旭天阳犹豫了一下,只好放弃了去追他们,而是一左一右的把黄钰莹和孙恬恬抱在怀里,两个女孩子顺势把头埋在旭天阳的胸口。
  其实说来长,但是实际上也就是短短的十来秒的时间,等后来旭天阳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跑到了很远了。
  “你们,没受委屈吧。”旭天阳低头对两个女孩子问道。
  黄钰莹虽然肯定没有受到什么威胁,但是比较是个柔弱的女孩子,刚刚经历了那件事,此刻也是泪眼兮兮的,一旁的孙恬恬看到黄钰莹的这个样子解释道,“恬恬刚才好像受伤了呢,这么晚了,我们两个女孩子不好回家,待会你送我们好不好。”
  黄钰莹正打算说话,但是抬头看到孙恬恬的眼神,又很理智的闭了嘴,反而秀眉微微的皱了起来,脸上更是流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估计只要是个男人,看到都会有保护她,不让她受委屈的想法的。
  旭天阳听了之后,转过头,看看我,我冲他点点头,“去吧,这么晚了,也不安全。”在我说话的时候,我看到孙恬恬向我投来了感激的眼神,我冲她示意没关系。
  不过旭天阳的体型虽然比较大,但是同时搀着有两个女孩子,也有些不方便,孙恬恬主动说她没事,让旭天阳搀着黄钰莹,而她走在了我的身边。
  我感觉到孙恬恬似乎是有话对我说,故意放慢了脚步,旭天阳那个小子,明显是精力全在孙恬恬的身上,对她嘘寒问暖的,所以没有注意到我们的举动。
  大概距离旭天阳十米左右的时候,孙恬恬小声的对我说道,“刚刚谢谢你救了我们。”
  听到孙恬恬的话,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孙恬恬在我的目光下,她的面部也微微红了起来,“好啦,我承认,这件事,是我安排的,不过,也谢谢你没有让我们露馅呢。”
  “没事,下次把纹身贴牢实点,刚刚都差点掉了下来呢。”我说完后,孙恬恬脸上的红晕,更是一直蔓延到了她那晶莹剔透的小耳垂上。
湖北哪家癫痫医院较好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还有什么事吧?”我对孙恬恬说道。
  “天阳今天晚上不回去行么?”

  “哦?”我听到孙恬恬的话,现在却皱起了眉头,旭天阳不回去的话,按照这种发展趋势的话,今天晚上的处男之身应该是能丢掉,不过我现在好奇的是,她们两个谁会这么大胆,今天晚上把自己给了旭天阳。
  “我们商量过的,今天晚上,一起陪他。”孙恬恬接着说道。
  咳!这句话让我差点没一口口水呛死在这,两个人一起陪旭天阳!她们刚刚还让旭天阳选一个,没想到现在居然就要一起“睡觉”。
  “是啊,我们觉得,单独不管是谁,都无法忍受住她的。”
  听到她的话,我再次惊呆了,孙恬恬这也太直接了吧,不过随即我皱起了眉头,难道她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的兄弟宁愿不要。
  可是孙恬恬接下来的话,打消了我的顾虑,“我们爱天阳,而天阳今天能够这么快的为了我们而赶到,之前我们就说好了,我和钰莹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我们知道的原因是,原来从一些电影上,以及小姐妹讨论的时候说过的,我们都决定,天阳的身体那么壮,不是我们单独一个人可以吃消的。”
  “好!”这次我答应的干脆利落,既然她们都是第一次的话,那么我就没什么理由在阻止了,我答应的这么快还有一个原因,我总是觉得大晚上的和一个美女讨论这个……。
  我的思想会不自觉的就想偏,这是一件相当不对的事情,我现在都还是个处男呢,怎么能让思想去到处乱想。
  孙恬恬看我答应之后,又和我简单的说了两句,就如同一个小乳燕一般,投入到了旭天阳的怀抱里,这典型的过河拆桥啊。
  我苦笑了一声,在孙恬恬临走的时候,她说了一句,“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让蓓蓓来陪你啊,我想她应该是很愿意的,偷偷告诉你哦,原来和蓓蓓闺蜜之间说悄悄话的时候,她曾经告诉过我们,她愿意给你的!”
  就是孙恬恬的这一句话,让我的心,一下跳动了起来,我早就知道,如果我真的想的话,不管是娜娜,还是叶蓓蓓都愿意把身体给我的。
  但是我猜的,和她们自己说的,这心里感觉上,都是明显不同的,而且之前被孙恬恬的话,给挑拨起来的那颗心,不自觉的加速跳动起来。
  我无意的摸到手机,把它拿了出来,看到上面的好几个短信,我打开,是叶蓓蓓和娜娜回去之后,给我报平安的信息,在之前的那件事情结束的时候,我就已经让王萧帮忙把他们俩给送回去了。
  还有一条,是李可心发给我的,她的信息只有几个字,“对你越来越有信心了”。我知道,这是我之前的表现,看来不止是征服了张哥,也是让李可心对我刮目相看了。
  我看了一下时间,晚上两点多了,之前在张哥那里耽误的时间太过于长了,没有打电话给她们,而是给她们两个女生,挨个发了一个晚安。
  犹豫了一下,在群发里,多加了李可心的名字,发完后,我就把手机继续装到了衣服口袋里。
  又走了不远,有车了,看着旭天阳上车,黄钰莹和孙恬恬两个人都给我投来了感激的目光,我点点头,也上了另一辆车,往家回去。
  回到家之后,我舒舒服服的冲了一个凉水澡,躺倒床上之后,一看手机,已经三点了,而且在手机上还有一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
  我打开一看,都是李可心的,娜娜和叶蓓蓓她们两个人我都叮嘱过,晚上不许熬夜,所以她们应该都睡了,而李可心,我没想到居然是个夜猫子,这么晚还在。
  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是一句睡了没,我没有给她回,而是直接把手机丢到床头,睡觉了,我一般手机都是不关机的,因为我怕娜娜她们,那些我关心的人,找我会找不到。
  李可心又不是我的女朋友,而且很大的程度上,她还和我有一些矛盾,即使是现在处于合作期,也没必要给她回信息。
  迷迷糊糊中,似乎是刚刚睡着吧,一阵电话铃声,就把我吵醒了,我朦胧的睁开眼睛,把手机摸到手里一看,居然还是李可心打的。
  我把电话挂了,想要接着睡,但是刚刚闭上眼睛,那讨厌的电话又开始吵了起来,我又挂了,接着又响了起来。
  我操!我低声骂了一句,今天都忙了一天了,让人安安静静的睡个觉不行啊,不过我估计如果我再不接的话,李可心那个疯丫头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呢,为了我的睡觉,我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一响,就传来了李可心在那边的抽泣声,我刚刚那本来已经很迷糊的神经一下就清醒了起来,李可心居然会哭,她那样铁石心肠的女人也会哭?这真是千古奇谈了。

我的头脑里立刻闪过一个念头,而且由于是晚上刚刚被吵醒,所以没用大脑思考的就说了出来,“你不会是被别人给侮辱了吧?”
  这句话说完我就后悔了,对李可心说这话!不过我已经说出来了,也没法子收回了,只能在这边讪讪的说道,“咳咳,你到底怎么啦。”
  李可心那边我的那句她被侮辱了的话,说出来了之后,刚刚的哭泣声就一下没了,而现在那边也是一片安静。
  我的心里一片忐忑,我记得我以前就一直觉得我的情商低,不会和女人打交道,现在更加是证实了这一点,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哭泣中的漂亮女人,对我的伤害力,不亚于道士那种程度的人!
  我估计马上电话里就该传出李可心的河东狮吼了,亦或者她会直接挂了电话,毕竟……,一个男人问她是不是被别人侮辱了,这搁谁谁受得了啊。
  不过我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而是大概过了一两分钟,又开始传来了小声的抽泣声,接着声音越来越大,我估计黄河水应该泛滥了。
  但是我没有说话,我怕我越说越帮倒忙。
  过了一会,那边李可心因为哭泣,有些口齿不清的问我,“你,你怎么连个安慰的话都不说啊。”
  我听了她的话,想了一下,低声说道,“别哭了,在哭林妹妹就该把长城哭倒了。”
  听完我的话,那边破涕为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你的这个笑话,好冷。”
  不过虽然这样说,但是李可心那边已经不哭了,但是因为刚刚哭鼻子,鼻音还是很重,就这么尴尬着,过了一会我感觉到她应该调整的差不多了,向她问道,“怎么,今天晚上突然打电话给我了呢?”
  “你还说,我手机上除了陆涛的,男生电话就只有你一个了,陆涛的号码我才不打,只能打给你了,打电话你还不接!”李可心在那边说道。
  “额,哈哈,咳咳,我刚刚没听到,洗澡呢。”我对她打着哈哈。
  “洗澡还能挂我电话么!”李可心接着逼问道。
  “那个,你怎么这么晚不睡在哭鼻子呢。”我转移话题到,“我心中的李可心,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那边沉默了片刻,“今天家里没人,我想妈妈了。”
  我想,应该所有的男同胞,听到一个女生大晚上的打电话给你,哭了半天,然后楚楚可怜的说道晚上家里没人,都会想偏吧,所以我也没例外,我赤果果的想歪了。
  现在想想,也许是因为晚上被孙恬恬和黄钰莹那两个大美女给刺激了一小下,而心中的那团火一直都没有熄灭,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念头。
  而李可心,这个妮子现在是公认的高一年级级花了,这种级别的美女对佳木斯癫痫病需要手术吗男人的杀伤力,可想而知。
  我咽了一下口水,很艰难的说出,“那个,你不会是让我现在去你家陪你吧。”
  “额。”李可心在那边疑惑了一下,接着似乎是反应了过来,冲我说道,“你,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看来是我多想了,“咳咳,你妈妈今天晚上没回家么?”我赶快接着转移话题。
  听完我的话,在那边悠悠的传来,“我妈咪,早就离开我了,甚至,我都忘了她长的什么样子。”
  听到李可心的这句话,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一种心心相惜的感觉,原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我不是也已经快要忘了我老妈长什么样了么,呵呵。
  “那你爸爸,或者家里没什么人了么?”
  “我爹地,他们局里这两天因为一些毒品交易的大案,天天开会,很忙,连续好几天都没见到他人了,我姐姐也是我爹地局里的。”
  毒品交易的大案,听到这句话,我心念一动,今天听张哥说的,当初我大哥的事情,不就牵扯到毒品交易么。
  而且张哥说过,这个城市的很多大佬都牵扯到这个之中的,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老爸,是公安局的?”
  李可心轻轻的说道,“恩,我爹地是公安局局长,而陆涛的爹地,是副局长,他们是在一起很久的同事,关系很好,所以当初我们两家,才会有了那个联姻。”
  原来李可心是公安局局长的千金,我之前的很多疑惑,都猛然间解开了。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