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频道 >

在战争学院混日子(十七)

时间:2019-10-29 18:45:19
在战争学院混日子(十七)

       我跟波比来到一饭馆,此时的波比特别爷们,手没闲着,一直敲在桌子上咚咚响,没少人往我们这桌望来。
  我指着隔壁桌的一个诺克萨斯商人对波比说:“你看哪个诺克萨斯来的商人,你看他的门牙,金的诶!”
  说实话在我原来的世界里,镶金牙并不奇怪,几乎老人都镶金牙,但是在这里不一样,只要是镶金牙的,都是象征着他是有钱人。
  “我最恨诺克萨斯人了,总有一天我要用我的铁锤粉碎他们!为我爹爹报仇!”波比把地上的大铁锤往桌子上一敲,随着咚的一声,桌子立马塌了。
  这回别桌的人的目光都停留在我们这,都移不开了。
  这店的老板娘扭着屁股走过来扯着尖细的嗓子说道:“诶呀?弄坏了我的桌子?快赔钱!”
  老板娘向我们伸出了一只手,示意向我们要钱。 “赔钱?你先得问问我的锤子同不同意赔!”波比说着把她那沉重的锤子在那老板娘面前挥来挥去,波比站了起来,环视了店内,对那些正在用餐的客人喊道“我要把这家店给砸了!你们都赶紧走!不然被我伤到的话,我可不负责哦!”。
  波比的话音刚落,客人们都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哦呵呵呵呵呵呵!不用赔了!不用赔了!”老板娘连忙陪笑道“我赶紧再弄一张桌子来”
  一会,老板娘吩咐员工们给我们这桌换上了一张新桌子后,连忙走到门口对着刚走出去的客人们挥挥手:“客观们都回来吧!刚才那个客观是开玩笑的!不砸店了!不砸店了!”
  “我最恨诺克萨斯人,好恨好恨!”波比接着说刚才的话题“总有一天,我要扒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波比把手中的一双筷子折成两截“还没完呢!我还要用我的锤子...”波比挥起了她的锤子往桌子砸,随着咚的一声,桌子又塌了“粉碎他们!”。 这回老板娘没再说什么,赶紧吩咐伙计再弄来了一张桌子。
  新桌子摆好后,老板娘走到桌子旁,勉强地挤出一张难看的笑容:“两位客观,这是本店最后一张备用的桌子了,所以好好爱护吧...”
  “知道了!真啰嗦!”
  老板娘带着一张苦逼的脸退了下去。
  当波比说完了一句又一句励志又凄厉的句子后,正要拿起锤子再次往那桌子砸去,我连忙站起来冲着门口大喊:“啊!兰博你来啦!快进来坐!”
  我刚喊完,所有客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门口外,波比连忙放下锤子,原本粗鲁的口气一下子变得娇柔,她轻声细语地问:“兰博来了?”
  汗,反差好大!  “就在你身后呢!”我说道。
       波比学着淑女那优雅的坐姿,她轻声细语地说:“兰博你来了?”
  “兰博其实没来啦...”我说完这话,波比慢慢地回头看,别说兰博,一根蓝毛都没见着。
  “你骗我!”波比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语气变得粗鲁起来。“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你砸这里的最后一张备用新桌子呀?这种缺德的事情你觉得阿布我这么有公德心的人会看得下去嘛?恩?”我说着这话,心里有点虚。
  “你明明就是一个缺德的人,比谁都缺德。”波比说道。
  都我评评理啊!阿布我是个有公德心、乐于助人的良好市民这可是战争学院出了名的呀!波比怎么能说我缺德呢?真是的!了解我为人的人都知道我从不干缺德的事!
  当然,如果你相信的话。 

    “哦,对了!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我故意转移话题,我可不想继续讨论那个关于道德的事情了。
  “听说什么?”
  “王二蛋不是一直都是自己住的吗?”
  “是啊怎么?”
  “最近王二蛋家来亲戚了,是他的大舅子,以后王二蛋就 不会那么孤单了,至少还有他大舅子照顾他。”
  “哦。”
  “你知道他大舅子叫什么名字吗?王二蛋的大舅子的名字可是响当当地出名啊!”我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快说!别买关子了!他大舅叫啥名?”波比拍了拍桌子,急切地想要知道。
  “王八蛋!”
     “王...八...蛋...”波比颤抖地念着这名字,我知道她一定被雷到了,我能理解,因为我也被这名字雷到过。
    你妈跟你的班主任肯定都教过你怎么做人,也都和你说过做人的道理。
  现在的好人已经很少了,坏人越来越多,说不定你现在就是一个坏人。
  好人虽少,但是其实还是有的!比如说阿布我!
  我其实就是一个活雷锋,思想阳光上进,乐于助人,有着良好品质以及良好道德的四有青年。
  以上我说的你信吗?如果你信了,我告诉你,那纯属是我忽悠你的。
  如果你不相信,说明你的内心阴暗见不得别人好还患有非常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以及帕金森综合症、羊颠疯的结合,这是病,不趁早治就晚了!当然,这也是忽悠你的。
  今天我们的主题呢,当然...跟以上内容无关啦!
  那纯属是我无聊扯淡的开头!
  今天呢,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令人大吃一惊!惊愕失色! 惊慌失措! 惊魂不定! 惊悸不安! 提心吊胆!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不坏又不好的消息。
  炮娘和某约德尔英雄公布正式交往的消息,你们猜猜是谁?
  不是提莫!不是兰博!不是辛吉格!不是维嘉!只要998...呸!是凯南!没错,你眼睛没瞎,耳朵没戳,炮娘和凯南交往了!
  提莫知道这消息表示祝贺,看他那笑容中看不出丝毫的难过,反而显得特别真挚。
  兰博知道了这消息,心如刀绞、声泪俱下、 泪如雨下、 痛心疾首 、 痛彻心扉、 痛不欲生、 呼天喊地、哀痛欲绝 、伤心欲绝、 欲哭无泪、痛不欲生、忧心忡忡。
  波比知道了这消息,欣喜若狂、高采烈、得意洋洋、喜不自禁、笑逐颜开、眉开眼笑、心花怒放、手舞足蹈、喜出望外、欢呼雀跃、眉飞眼笑、喜上眉梢、喜笑颜开。
  “你怎么跟凯南搞上的啊?你和提莫或者兰博还差不多,和凯南...这个真的让我感到意外!”我吃惊地看着炮娘。
  “其实啦,我之前不知道怎么的,就暗恋凯南了,不过我没和别人说,我只和了我最好的的朋友提莫说,提莫还帮我撮合呢,后来,也就在昨天,凯南来和我表白了,他说他也喜欢我...”炮娘高兴地笑着。
  “原来你和提莫真的是好朋友关系啊!”我说这话时,提莫正好过来了,他坐在炮娘的旁边,笑着对她说:“以后我一定是伴郎哦!”
  “会的啦!嘻嘻!”炮娘和提莫相视一笑,炮娘又说:“你的伴娘一定是我。”
  “必须的!”
  “嘿!我的...女人么?”凯南也过来,他抱歉地笑了笑“我的女人在和未来伴郎谈话时,我的出现似乎有些...冒昧呀?”
  “没有的啦!”炮娘跑过来,双手抱着凯南的脖子,头倚在凯南的怀里“我们出发吧!你昨天跟我说过带我去镇上新开的刨冰店吃刨冰的哦!”
  “恩,走吧!”
  炮娘对着我们摇了摇手,便和凯南手拉手消失了在我们的视线之内。
  “嘿!别装笑了!我知道你此时此刻的内心有那么一丝丝说不出来的酸楚,也无法说出来的酸楚!但是现在别人不在,你可以向我倒苦水的!”我极其同情地看着提莫,提莫还是那么快乐的微笑着:“我是真的祝福凯南和崔丝塔娜的啦!”
  “别装了,我知道你难过!”
  “真没有,其实...”提莫的脸微微发红“我其实觉得牙牙挺不错的!”
  天呐!这不科学!
    我缓了好大半天才开口:“那么之前当时牙牙追你,你怎么死活都不肯接受啊?"
  “因为...我挺享受她追求我的感觉的,而且我这次离开也也算是对她的考验吧,如果我回到班德尔城,她还没变心,我会考虑和她在一起的。”提莫幸福地微笑着。
  “哦”我没再问什么,炮娘和凯南在一起了,提莫好像对牙牙有意思...这真是不能让我接受的现实,但是现实现在就摆在了我的眼前,我也不能改变啊。
  当然我还没告诉提莫,牙牙因为提莫没接受她,所以心灰意冷找了一蛋当备胎,希望提莫回班德尔城哪天,牙牙已经和一蛋没关系了。
  推开兰博的工作室,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
  眼前的小兰博歪着头倒在地上呼呼大睡,手里还握着一瓶酒瓶,酒瓶里的酒水流的满地都是,旁边也乱摆放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空酒瓶。
  炮娘和凯南在一起的消息对兰博来说是多打的打击啊。
  “明明不会喝酒还逞强。”我嘀咕了一句。
  这时,波比也进来了,无奈地看着兰博“唉,我怎么劝他,他都不听,还嫌我烦!”。
  “你怎么劝的?”我随意地问了一句。
  “我说兰博呀,炮娘本来就不喜欢你,再加上你一哭了比斗殴现场还斗殴现场,你哭得脸越像斗殴现场,炮娘就更加不喜欢你了。”波比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怎么感觉你这不是劝,是报复。”
  “我真的是劝,我也不想看到他这样子呀,其实我还把后一句话憋在心里呢,那后半句就是 既然炮娘不喜欢你,不如你喜欢我也可以啊,我不会介意的。”
  “唉”我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来到了镇上,路过菊花香面馆,阿坑正坐在里面吃面。
  我走进去,坐在阿坑旁边,看着他吃“好吃吗?”
  “好吃!”他边嚼着面,边回答的我话。
  “那请我吃一碗吧!”
  “不行!我的钱很少的,只够几天用而已。
  “哦”我站起来,往店外走去,嘀咕了一句“祝你吃面吃到小强!”。
  没过多久,就听到阿坑慌张地对老板喊:“老板!你坑人啊!这面有一只可爱的小强!”
  我心里喜滋滋的。
  今天我又鬼鬼祟祟地来到波比的屋子。(为毛加个又呢...)
  为什么我鬼鬼祟祟地来到波比的屋子呢?那是因为我感到有一股魔力在指引着我,这股力量非常地强大!有多强大呢!反正恨强大就是了。
  好吧,其实是因为今天我看到波比怀里抱着一个大袋子,袋子里面似乎装着金子,因为我看到了金色的一角。
  咳咳,所以我的目的,就是来偷...这不叫偷!这叫拿!我是来拿金币的。
  我翻了翻抽屉,挺空的,就放着一块铁。
  当我掀开床上的枕头时,我看到了一个令我震惊的...粉红色本子,重点不是本子,而是上面印着的几个硕大的字眼:教你怎么写情书!
  妈呀!波比怎么会有这玩意?
  我翻了翻,诶哟妈呀,内容一个比一个恶心,此时我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一个人在我面前吃翔那般复杂。
  这时我的目光停留在了一页上,那页的内容让我感十分熟悉。
  我来给大家说说上面的内容: 范本一: 你知道吗?你的名字是最能牵动着我的内心最柔软的角落,或许我看起来多么强大,或许我看起来多么粗鲁多么不讲理,像个泼妇,但是只要你的一个眼神,就像是一把匕首击中了我的要害,我泼妇的形象一下就不见了,取代的是一个较弱的小女生的样子。
  我喜欢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看着你发呆的身影,或者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偷偷瞄你一眼,我便觉得温暖,即使我知道你心里有了她。
  我和你心里的她,天大的差距,你喜欢看着她溜着狗的身影微微笑,她在温暖的阳光底下笑着,你不经意地看到了,她的笑容就像一束阳光射进你的心中,让你感到温暖,我看着你看着她,我有些心酸,多希望你喜欢的人是我,不是她,多希望你看的是我,不是她。
  她和我一样坚强,她扛着炮弹,我扛着铁锤,让你心疼是的她。
  她和我一样拥有着乌黑浓密的头发,她是那种飘逸的秀发,我是那种简单利落的梨花头,打动你的是她。
  她阳光开朗地大笑,大大咧咧地说话做事,我大大咧咧地大笑,大大咧咧粗鲁地做事,让你想要接近的是她。
  我好羡慕她,红红,她有你和强强宠爱着,我多希望强强赶快把她带走,不让她在你身边呆上一分一秒,因为我害怕。
  我害怕我有一天会看到你拉着她的手带她去看烟花。
  我害怕我有一天看到你拉着她的手到街上为她领着购物袋。
  我害怕我有一天看到你拿着纸张为她擦开嘴边的油渍。
  我害怕我有一天看到你用舌头舔去她嘴边的冰激凌奶油。
  我害怕我有一天看到你和她在一起了,然后我心酸地假装大大咧咧地大笑,然后笑着笑着不小心哭了哈尔滨手术治疗癫痫出来,我害怕,我害怕我多希望那个有着你的疼爱还有强强宠爱的人是我。
  我多希望能牵着你的手的人是我。
  我多希望你喜欢的人是我。
  明明,你听到了吗? 看完后,我想起上次波比的那张随笔的情书,不知道你们明白了什么没有,反正我是明白了。
  对了,我来波比的屋子干嘛来了?对了是来偷...哦不!拿金币的!
  可是找了半天没找着,或许她拿出去花了吧,有钱也不跟我分享分享,这摆明了没把我当朋友!当然,我有钱也不会和别人分享的...
  我沮丧地离开波比的屋子,然后波比正好回来了。
  “你上哪快活去啦?”我问。
  “我没上哪快活去呀,你怎么这么问啊?”
  “别装蒜了!今天我看到你抱着一袋的金子鬼鬼祟祟地进屋了!”
  “嗨!就这个?”波比笑着摆了摆手“你跟我进屋瞧瞧!”
  只见波比瞧瞧地从床地下慢慢地拉出一个金...夜壶。
  “不就是个夜壶嘛!那你今天还拿个袋子掩毛啊?”我问。
  “你好意思抱着个夜壶在街上走?”
  “金的!哪会不好意思!”
  “那金是我用油漆刷的...”
  “啊...”
  “对咧!现在街上可热闹了,你赶快去看看!”波比转移话题。
  “发生了什么?”
  “猴哥跟石头人打架呢!”
  “为嘛?”
  “石头人说他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滴,猴哥说石头人扯淡,他自己才是石头蹦出来的,然后就打起来了!别人怎么劝都不劝不了,你不是说你和猴哥是一个世界的吗,你赶紧去劝劝他吧!”
  我赶紧往街上跑去,我的目的不是要劝,是看热闹。
  孙悟空这个响当当的大名,如果你不知道,你就不是我大天朝人!话说老外都还知道孙悟空呢!
  在战争学院,猴哥给我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我们都是老乡!都是天朝来的!他是天朝猴!我是天朝人!
  我来到街上,周围许多的人都在围观。
  只见猴哥挥舞着金箍棒,石头人则揉揉拳头,扭扭脖子,他们两个转着圈对视着,这是要开打了么!我睁大眼睛期待着猴哥那雄壮的英姿是如何打败石头人的!
  可是来来去去十多分钟,他们始终再转着圈对视着,谁都没有先进攻。
  终于,半多个小时过去了,人群都差不多散伙了,可我依然固执地在太阳底下站着,打起了瞌睡,然后跌到了,我赶紧起来,揉揉眼睛,看看猴哥开打了没。
  结果还是转着圈,我勒个去!他们就这样在太阳底下转了半小时的圈?不是吧!
  我之前的期待一下子全没了,赶紧回宿舍睡午觉去!
  当天晚上我刚醒,就听见曼迪、玛吉娅、默西迪丝几个在讨论着什么。
  我竖起耳朵一听,就听到了玛吉娅说:“可不是嘛!孙猴子和那石头人今天打了一中午的架,都没分出胜负来!就这么打!就中暑了!然后被抬到医疗室休息呢!”
  “原来是这样啊,只是想打个架,没想到还中暑了!”默西迪丝说道。
  “我有点不相信,你们觉得哪石头人浑身都是熔岩拼的,会中暑?再说了,以孙猴子的修炼,他的身几乎就是钢铁神了,会中暑?”玛吉娅很不相信地说道。
  我听着她们的讨论,心想着也是,猴哥和石头人肯定不是中暑的!里面肯定还隐藏着什么原因!“可是由于石头人的体重原因吧,刚被抬起去,诶呀妈呀那架子就崩了!还糊了!”
  “啊?为什么糊了?”
  “你想想石头人啥成分?岩浆里的石头呀!你只碰他一下,诶哟妈呀,烫的不得了!所以把那木板架子给烧裂烧糊了呗!”
  这时候有人敲门了,然后曼迪便站起来去看门,我把被子撩开了一点空隙,看看门外的是谁。
  门外站着一位扎着马尾的清秀女生,她手里拿着一封信,信上还画着一个大大的爱心,我没猜错的话是情书。
  不过那女孩似乎挺熟悉的,经常看到她再看我,我一看她,她就把目光移到别地方去了。
  “找谁啊?”曼迪傲慢地问。
  “这是给阿布的...”女生羞涩地把情书交给曼迪,低着头。
  “谁给阿布的?”曼迪瞧了瞧那封情书“哟呵,阿布这类人也有人看上?”
  “阿布!快起来,有人给你写情书了!你也得表示表示啊!”玛吉娅把一个抱枕重重地扔到我床上,我掀开了被子,坐了起来,瞄了眼门外那女生“你确定是给我的?”
  “恩!”
  “谁给的?帅哥还是恐龙?”
  “我给的!”
  “哈...?”
       我吃惊地看着门外的那个低着头的女生,我揉揉眼睛,恩,还是女的。
  曼迪她们三个斜眼鄙视我,再看看门外那小姑娘。
  我惊讶地指了指那姑娘“你...喜欢我?”
  “没错!”
  “为毛?”
  “因为你很帅!”
  那个女生像我走了过来,她脸红胆怯地看着我:“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你桌子每天早上摆着的那瓶牛奶都是我帮你买的啦!”
  “哦,然后呢。”我愣愣地问。
  “然后我每天都会和你打招呼啊!我知道每天和你打招呼的人很多,可是我特别希望你记住我,每次我刚想说我叫什么的时候你就走了!”
  “好,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
  “温妮莎!”
  “记住哈尔滨哪里能治儿童癫痫了,可是你不觉得我们的性别...”
  “诶呀!”她像是突然记起什么来了“我都忘了你是女的啦!”
  这姑娘喜欢搞百合吗?不过也不怪她,毕竟我打扮从远处看或者看背面特别像个帅小伙,正面就路人甲了,当然啦,正面看久了也会觉得我帅的。
  我的发型就是那种西瓜头,去学校穿的校服是男生穿的那种,因为女生版的校服我觉得不好看,女生校服的下面是那种宽大的裙子,男生的是那种黑细的长裤,我并不喜欢穿裙子。
  这样一来,有的人看到我的打扮第一感觉就是帅小伙,但是我的样貌比路人甲还路人甲。
  所以只有听了我声音才知道我是女的..
  阿布不仅长相帅气而且性格豪爽,但是却不是男儿身,真是可惜了!不过往人群一站还是个路人甲。———孙悟空。
        其实猴哥评价我的这句话吧,说真的,我挺喜欢的,但是能把路人甲句给去掉么!别老戳人家痛处啊喂!
  “阿布!”温妮莎两手搭在我肩膀上“但是你在我心里,你是一直是男的!我都喜欢你了,我才不在乎!”
    “好吧,你可以走了,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我不由分说地把她往外推,哈尔滨癫痫病权威医院哪家好?关上门后,我当着曼迪三人的面向着窗外大喊大喊:“我要做淑女!我要做淑女!”
  “她这是第几次嚷嚷要做淑女了?”默西迪丝满不在乎地问。
  “恩,我数数...第87次了!”玛吉娅回答。  “波比,炮娘和凯南在一起了,这意味着你的机会来了啊!”我说道。
  “无聊就去玩泥巴!”波比看都没看我一眼,继续摆弄着她的大锤子。
  “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你和兰博在一起肯定没问题!我给你们牵姻缘线!”我胸有成竹地说道。
  “我是来战斗的!儿女私情先滚一边!”她把锤子一挥,还好我闪得快,不然我的双腿就被大锤子打断了!
  “说真的,波比,你还年轻,再不告白!就遗憾了!就老了!”
  “你真好意思说!我还没告白呢,你倒是先帮我告了,你觉得你是欠揍呢还是欠揍呢?”
  “说真的波比,你挺好看你,我觉得我有必要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现在兰博面前!反正我觉得你的打扮起来不比塔娜差!”
  “别安慰我了!”
  “没安慰你!”
  我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拉着波比往外跑,恩,她的锤子也拿在手上,我感觉拉的不是一个约德尔人而是一头牛,我真佩服我的力气,肯定是常年被叫到教室门外扛着桌子罚站练成的!
  呼呼!我此时正在艾希的休息间里帮波比打扮呢!我把波比的头发披散了下来,柔顺的白发垂在香肩上,穿着一袭青色的抹胸裙——我觉得我现在很有必要该怎么想想今晚怎么跟艾希解释青色的窗帘怎么少了一大块,反正不能跟她说扯了一大块给波比做抹胸裙!
  我给波比化了化妆,两边红嘟嘟的腮红,嘴唇上涂着鲜艳又浓烈的红色口红,皮肤被我抹得雪白雪白的,我就不说白得有点像鬼了..
  恩,看上去!果然漂亮极了!如果在她的后面放一对蝴蝶翅膀,像极了什么蝴蝶仙子!没想到阿布我在化妆这方面也挺有天赋的嘛!
  好吧,其实摸着良心说实话,事实上波比现在被我化妆化得像一个花旦戏子似的...
  “现在我跟你去找兰博!兰博一出现,我就躲在别的地方看着你们哈!兰博看到你这么漂亮,肯定会被你迷倒的!你的行为举止也要优雅点哦!”我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波比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我闭嘴。
  我和波比去找兰博的路上,正巧碰到猴哥,猴哥看到波比,马上停了下来,先是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波比,然后期期艾艾地说:“波比...你这...你要改去唱戏了吗?”
  波比没出声,捂着脸边跑边喊“我不是波比!我不是波比!你认错人了!”
  我对着猴哥苦笑道“她真的不是波比!她只是波比的...表妹!”,我说完就追波比去了。
  我和波比来到兰博的修理工厂,我叫了兰博一声,兰博应了,我就给波比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示意她加油,然后我就躲一边了。
  兰博直接无视波比走出工厂四处看看,没人。
  “阿布?刚才你叫我?别躲了,赶紧出来!”兰博喊完这句话,还是没看到一个人影,这时候被兰博直接无视的波比开口了:“是...是我在叫你。”
  波比的声音软软的,柔柔的,如果平时她说话也是这种语调该多好啊,可惜只有对着兰博的时候才能说得出,其他的时候都是带着那种粗鲁的强调和别人说话。
  兰博缓缓地转头看向波比,被波比的样子下了一跳,然后慢慢地走到波比的身边,波比低害羞地低下头。
  兰博就一直围着波比转着圈圈打量着她,然后转了一圈才停下来,他来到波比的面前,用手悄悄地掀起她的刘海,轻轻地说了一句:“你有病吧?”
  见波比没说话,兰博又轻轻地问:“去医院没?吃药没?”
  波比哼哼冷笑了几声转身迈着大步子走了,我匆忙地跑过来拉着她的手,刚想说点什么,她就把我的手甩开了,她无奈地着我说:“看吧!我都说了,我在他眼里什么也不是!无论我怎么做!”
  “你不难过?”我质疑地问。
  “呵呵,你说呢?”我看到了波比的眼里挤出了一颗豆大的泪珠,她又接着说“你先玩吧!我回去打扮成我原来的样子,洗个澡,继续做我的事情。”
  我没说话,看着波比的渐渐远去的背影,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好长也好高大,不一会就听到她开心得了癫痫该如何治疗呢地哼着小曲“努努有只小雪人,咿呀咿呀哟~ ”。
  波比就是波比,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都那么强大。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间想起波比说过,加里奥有写日记的习惯,可是却从来不让她看。
  然后呢,我鬼鬼祟祟地溜到无畏先锋军团的营地,再偷偷地溜进加里奥的帐篷里,别问我怎么知道那是加里奥的帐篷,因为我看到那帐篷上的拉链挂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加里奥傻傻地咧着嘴笑。
  果然,我翻着一个绿不绿黑不黑的袋子翻到了一本破烂的日记本,我把日记本放在手掌掂量着,挺重的。
  我翻了又翻,没想到加里奥那么爱在背后骂人家傻X啊...
  特别是盖伦,在日记里边称呼他为盖老大,动不动就骂盖伦傻X,我合书想想,恩,也是,盖伦有时候确实傻X,加里奥说的也不是没道理。
  然后其他的内容就是一些军事的生活啥的,但是我发现每天都有许多奇葩的事情发生,加里奥的生活挺多姿多彩的,咳咳,下面就给大家念念日记内容啊。
  德玛历 10月11日晴我叫加里奥,隶属于德玛西亚“无畏先锋军团”第一集团军,职务是哨兵。除了打仗,我最喜欢的事就是在城中花园广场的草坪上晒太阳,虽然草从里有很多风干的狗屎,但它影响不了我对于晒太阳的热爱。
  我们军团的老大是一个叫盖伦的猥琐肌肉男...
  行了,我不念了,因为突然间觉得念人家的日记挺不道德的,这不是我作风,阿布我不是那种缺德的人,所以还是不念了,尊重他人隐私,懂不!
  如果你真想知道里面写着什么,要我念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给钱。
  我看完日记,刚溜出帐篷,加里奥正好过来了,看到我刚才帐篷里出来,拦着我问:“阿布你在我帐篷里干了什么!快老实交代!”
  “呃...”我摸着脑袋苦笑“刚才我追着一只猫咪跑,然后那只猫咪就来到这,我也跟着来了,那只猫咪还钻进了你的帐篷,拉了一坨绿不绿黑不黑的屎...”
  我刚说完,加里奥二话不说冲进帐篷,还怒吼了一声:“劳资刚买的新棉被!”。

  我趁这机会连忙跑了,边跑我边想着,大热天的加里奥买棉被干嘛?想到这我就纳闷了。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