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频道 >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二十六)

时间:2019-10-29 15:55:05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二十六)

第二十六章 下忍晋级测试(三)

果然如那人所说,接下来确实没那么简单。不等我反应过来,左右便飞来无数手里剑,但那速度比起当日我们收到袭击时候的要差了很多,但数量极多,好像两张地毯一样朝着我们包围过来。见此情况,我们紧忙后退,却又忽的听到了“哗啦啦”的响声,身后又一颗巨树向我们砸来。
 千钧一发之际,我和慎对视了一眼,看来他想的和我一样,一人一刀将那棵树砍为三段,当然主要的目的不是为了砍断,而是为了减缓垂过来速度。趁速度减缓之机,躲过了这三面的攻击。
 抬头看去,那几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我们不敢掉以轻心,为了防止在中招,五个人背靠背站在原地。
 慎说道:“小心,这附近还会有他们的陷阱,看样子他们早就在这里埋伏好了。”

实问道:“既然他们早就在这里埋伏好了,那我们为什么不跑啊?”
 “我们既然已经中了埋伏,他们会让我们那么轻易就跑出去吗?这里的地形他们要比我们熟悉的多,看样子那修整的几个月里面,他们做了不少准备。这样待下去不是长久之计,但若是轻举妄动危险性会更大。”
 “难道我们只能在这里等死吗?”
 “这倒是不一定,当务之急是那些陷阱,如果是正面作战的话,我们并非不是对手。”
不知道从哪传来一句:“呵呵,是这样的吗?”
但举目四顾,并没有发现人的影子,抬头看去也是如此,但那个声音却感觉和我们十分接近,难不成?!

五人虽说是背靠背,但却无法发现这从地下出来的敌人,那人手持双链一记快速的散华伤到了所有人,好在威力不是特别大,只受了些皮外伤。我们正欲回身攻去,那人却释放了霞阵隐藏了踪影。然而这霞阵不光隐藏了那人的行踪,更遮蔽了我们的视线。只听得“嗖嗖嗖”几声,他们的手里剑已经朝我们飞来。我们只好迅速离开,但不知为何,在霞阵之中速度也收到了影响,没法迅速离开。
 慎高喊到:“朝霞阵中间攻击!”
一声令下,顾不得那些手里剑,一记诛邪斩砍下,只听得一声惨叫,飞出了无数鲜血。经我们这样一来,霞阵散去了不少,那些手里剑自然也都被我们一一躲开了。
“干的不错嘛,看来是我小看你们了,今天暂且放你们一马,不过你们是跑不了的。”

霞阵慢慢散去,脚下躺着刚刚被我们集火秒杀的一个暗影流的忍者。
 我正要询问慎是怎样发现那人的时候,看到他的右腿受了不轻的伤,此时若没有实的搀扶,恐怕很难站立起来了。如果我没猜错,刚刚在霞阵中那人趁着隐身发动了突袭,从背后袭击了慎,而就在那一瞬间,慎回身一记影缚控制住那人,就在回身的瞬间让我们攻击。如果时机少有偏差,那么死在我们手里的就是他自己了。
 阿卡丽关切的问道:“慎,你没事吧?”
虽然只是很正常的一问,却让我心理有些酸溜溜的感觉,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嫉妒吧?
“嗯,没事,还好只是皮外伤,没伤到筋骨。”

“还好我带着生命药水。”说着,阿卡丽掏出一个玻璃瓶,打开瓶盖,将红色的药水倒在慎受伤的腿上。这一细心的举动,让我心中的醋意更浓了。连手都已经开始有些微微的颤抖了。
 实说道:“看来前面这样的埋伏还会有不少,我们不如晚点再走,让别人先替咱们探一探,等他们打的差不多了,咱们再去,岂不是很好注意吗?”
慎说道:“你别忘了,名额只有十哈尔滨癫痫专业医院六个,而且那些人对这岛的地形比咱们要了解。我们一直以来都只在热带的这边活动,对于寒带那边一无所知,行进速度上肯定比不上他们,况且有这些事先设计好的陷阱,如果晚点再走的话只怕凶多吉少。所以我们在短暂的修正后,要快速赶路。况且我们出发的比较晚,所以前面肯定已经发生了不少争斗,所以不需要刻意的等太久。”

话虽如此,但现在五个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伤,与那些人硬拼起来,不一定能占到什么便宜,甚至还有可能会让生命受到危险。但是想要快速到达就又不得不与那些人产生正面的冲突,这到确实是个难题。
 正在我纠结之际,凯南提出了一个并不是很重要问题:当初袭击我们的人会不会就是这些人?虽然我心理很清楚,那些人与这些人差距不是一星半点,但当初袭击我们的人到底是什么人我到确实是不知道。眼下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关心这两拨人有没有什么关系,因为眼前最重要的还是那十六个名额。
 生命药水起到了很好的恢复效果,慎的腿很快就好的差不多了。我们也再一次踏上了行程,为了缩短与前面那些人的差距,我们加快了速度。为了防止在此落到陷阱当中,我们排开了一字长蛇阵。

慎在最前面,因为他是我们这几个人里面洞察力最高的一个,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他能够最快速度告诉我们怎么去做。紧随其后的是实,可以利用暗影流的忍术弥补慎暮光流伤害不足的缺陷。第三位的是凯南,由于残暴流的高机动性,凯南可以最快速度支援前方或者后方。第四位的是我,虽然我没有学会影缚和空我,但我的手里剑术还是能够与凯南一起支援前后,若是后面遇袭的话,我也可以和阿卡丽一同面对后方的敌人。
 当然了,安排这个阵形的是慎,虽然我对他这种领导力很是敬佩,但不得不说,在阿卡丽面前承认别人比我强实在是一件让我很不舒服的事。一路上不断遇到受伤的人,期间也遇到过几次偷袭,但都被轻松化解,看来这阵形起到的效果着实不错。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们也很快的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停了下来。因为再往前不远就是寒带,是一片我们不熟悉的地方。清除了周围的陷阱后,我们也照猫画虎的仿照白天那几个人一样,制作了几个简易的陷阱,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能治好。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不与别人开战几乎是不吭能的了。不管是我们遇到别人还是别人遇到我们,如果不分出个胜负都很难离开。所以我们很庆幸,没有遇到绝那样的人。
 简单吃了点东西后,我们便开始休息,轮流守夜,剩下的人去睡觉。虽然前一晚就没怎么睡,但是现在却还是忧心忡忡,毕竟欺骗这种事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过去的。白天的注意力集中在如何防止偷袭和对抗外人上,省心不少。然而夜深人静,这些事就不自觉的开始出现在了脑子里,每每想到就辗转难眠。

为了防止偷袭,我们没有生火,况且在这里几乎没有什么野兽。
“劫,你还没睡吗?”
阿卡丽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只是在我心中泛起的涟漪不仅仅是一丝波动,现在更多的是一份纠结。
“轮到你守夜了是吗?”我问道。
“正常来说,现在应该是实,可是你看。”说着,她指了指。我接着月光看到,实那个家伙早睡的正香,幸好此时没有人来偷袭,不然等他提醒我们,可能我们早已经一命呜呼了。
 我笑了笑道:“这种时候能睡着也真够不容易的。”
 “是啊,毕竟今天确实比较累,可能明天会更累,因为明天就要进入寒带了。虽然我们带着坚韧药剂,能够提升体温,促进血液循环,但药剂的效果一旦过去,我们坚持不了多久的。”

“啊对了,还没来得及谢谢你给我那么贵重的礼物。”
阿卡丽的脸有些微微的变红,经月光一照,有种别样的美。
“没……没什么,只要你喜欢就好。”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说完,我感到自己的脸颊也有些发烫……
即使如此,我也还是选择站了起来,走到阿卡丽身旁做了下去。虽然有种极其强烈的冲动想要握住阿卡丽的手,却觉得自己的手务必沉重,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就这样静静的坐了很久,谁都没有说话,时不时对视一眼,而后脸会红很久很久,因为谁都是那样的腼腆。
“那个……”许久,阿卡丽开口说道,“劫你在那五年过的怎么样?”

“还好吧……每天都在训练中度过,为了早日成为独当一面的忍者。想你的时候会走到高出去,虽然只能依稀的看到暗影流派,却觉得你就在我身旁……”
 “我真想一直都能陪在你的身旁……就像现在这样……”
终于,我的手不在那么沉重,一点一点移到阿卡丽手旁,鼓起勇气,握了上去。阿卡丽的手好像天鹅绒一般细哈尔滨哪家医院能病癫痫腻嫩滑,却不等我握紧,阿卡丽便很快的抽开了。
 霎那间,我忽然觉得自己成了千古罪人,急忙说到:“对不起,我……”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